当前位置-新闻中心- 新华时评:深入推进大规模国土绿化行动

返回首页

最后更新时间 - 责任编辑 - 宋晓涵

依靠团队,弱队也能胜强队

“中国球迷对我们抱有很大的期望,但我们辜负了他们。”中国篮球协会主席姚明对中国香港《南华早报》表示,“其中,我要负最大的责任。”2019年FIBA男篮世锦赛的小组赛还没结束,拥有两名前NBA球员和多名国内俱乐部头牌球员的中国队惨遭淘汰,遗憾出局。一支被寄予厚望的团队缘何止步小组赛?

据英国广播公司(BBC)报道,和球队一样,很多企业喜欢大规模招贤纳士,精英人才越多越好,认为精英与精英的强强组合必定会发挥出令人惊叹的“洪荒之力”。实际上,结果往往不如人意。这些精英汇聚的团队经常难以充分发挥每个人的天赋,创造力不足,效率低下,有时难以达成共识,有时做出的决定太过激进。

这似乎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解释,2016年欧锦赛的“平民”冰岛队战胜“贵族”英格兰队的原因。“要知道,就在2012年,冰岛足球队的世界排名为131位。从个人实力看,冰岛队也不及英格兰队。虽然有些球员也效力于国际足球俱乐部,但打入世界前30名俱乐部的只有西古尔德森一人。”资深记者戴维·罗宾逊告诉BBC,“相比之下,英格兰队的球员都是从顶级足球俱乐部中挑选的,阵容远比冰岛队豪华。”

在这场以弱胜强的比赛中,“团队智商”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,它是团队的综合智力。在“团队智商”高的团队里,每个人都秉持合作精神,相互纠正失误,使彼此变得更好。

“对科学期刊文章的分析能有力地支撑以上观点。分析发现,与只有一名作者的论文相比,合作研究的论文成果更有可能被引用和应用。‘天才总是孤独的’其实并不那么行得通,谈话和交流能激发团队成员的最佳状态,综合智力能使他们发现以前没想到的某些奥妙。”罗宾逊说。

“团队表现是否良好,并不取决于最拔尖的成员”

安妮塔·威廉姆斯·伍利是这方面的专家。她发明了一种测试,以此检验“团队智商”。

测试的设计是一项复杂且艰巨的任务,首先要尽可能使测验内容全面客观,覆盖团队在共事时可能遇到的所有情况,比如在讨论时会遇到的“发散性”思维,以及最终决策时的“批判性”思维。伍利最终确定了一种长达五小时的测试,以此衡量四种不同的思维方式:提出新想法、根据判断选解决方案、通过谈判达成妥协、任务执行力(如协调和活动能力)。

与个人测试不同,团队测试需要在现实背景中进行。例如,在一项对谈判技巧的测试中,小组成员必须想象他们是同处一室的室友,需要同乘一辆车进城采购。每个人都带着一份购物清单,而且必须计划好路线,以最少的车程买到物美价廉的商品。在道德推理测试中,受试者扮演陪审团的角色,审判一名向教练行贿的篮球运动员。测试整体执行力时,每个团队成员都被安排坐在电脑前,在一个共享在线文档中输入单词。这个看似简单的挑战实际上测试了他们的协调活动能力。此外,参与者还要完成一些推理任务,这些任务可能包括传统的智商测试,他们需要给出团队的答案,而不是每个人的答案。

伍利发现,每个团队在一个任务上取得的成绩与其他任务上的得分是有关联的。就像潜在的智力因素会反映在我们日常的行为中一样,某些潜在的因素促使一些团队始终比其他团队表现得更好。

“至关重要的是,一个小组的成功‘适度’地反映了成员的平均智商,与群体中智商最高的人并没有密切联系。也就是说,团队表现是否良好,并不取决于最拔尖的成员。”伍利说。

影响“团队智商”的因素有哪些

伍利的测试不仅是诊断工具,还有助于了解决定“团队智商”的重要因素。

影响“团队智商”的因素中,最重要的可能是团队成员的社会敏感性。为了衡量这种特质,伍利使用经典情感感知测试方法,给每位参与者发一张某位演员眼睛的照片,要求他们根据眼睛推断照片中人的情绪。参与者的平均分数和他们在执行团队任务时的表现密切相关。

伍利还发现,当团队缺乏严格的等级制度时,可能更看重那些愿意承担责任的人,这种人也可能认为自己是“天生的领导者”。然而,当观察每个成员的发言时,伍利发现,表现好的团队倾向于让每个成员平等参与,而表现糟糕的团队往往是“一言堂”。

此外,对“团队智商”最具破坏性的因素是,团队成员互相竞争。有的公司只根据员工业绩提拔数量有限的员工,这意味着每位员工都会感到来自其他人的威胁,从而影响团队工作。

伍利的研究证明,个人才能在团队整体表现中的占比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。为了充分理解冰岛队的成功和英格兰队的失败,我们需要探索个人的自我认识如何影响集体的表现和“团队智商”。

研究发现,对自己能力和权力的过分自信会损害一个人在团队中的合作能力。因此,虽然每个人都颇具才能和经验,但一群精英凑在一起时往往无法作出明智的决定。对荷兰电信公司和金融机构各个层级团队行为的研究表明,职位越高的员工感受到的冲突越激烈。

这似乎取决于团队成员如何认识自己在团队中的位置。如果所有人都认可彼此的相对位置,团队的工作效率就会更高,因为这样能避免争夺权力。在表现糟糕的团队中,高管们往往没有明确自己在团队中的位置。

在这样的权力游戏中,最引人注目的案例是对华尔街银行“明星”股票分析师的研究。机构投资者每年都会对每个行业的顶级分析师进行排名,进入这份排行榜的人就是整条街最亮的“星”。这些人往往来自同一家知名公司,但并不总能为该公司带来预期的回报。

“同理,拥有更多明星球员的球队只是‘在一定程度上’表现得更好,超出界限后,明星带来的好处就会呈现递减的边际效应。”资深记者戴维·罗宾逊说。

如何高效发挥团队的作用

当然,“团队智商”也不是任何时候都靠得住。群策群力有时会导致严重失误,造成巨大损失。过度依赖“团队智商”的负面影响饱受诟病。耶鲁大学心理学家欧文·詹尼斯分析了1961年“猪湾事件”,深入探究了肯尼迪政府决定入侵古巴的原因。他得出的结论是,肯尼迪的高级顾问们都急于得到认可、否定其他人的判断,偏见和分歧因此越来越严重。

无法高效达成共识是“团队智商”受到质疑的原因之一。很多愿意表达观点的人在一起讨论问题,结果往往并不乐观。有些问题其实并不需要那么多人参与决定,“民主”有时会影响团队的产出能力。

但“团队智商”为管理者提供了一些可行的思路。

首先,在招聘环节,要寻找具有社会敏感性的人,而不是简单地聘用表现最好的个人。对整个团队来说,具有社会敏感性的人可能有重要价值,尤其是团队已经有了很多雄心勃勃的成员之后。

其次,领导者要以身作则,他们期待员工如何表现,自己就要表现出同样的品质。研究发现,谦逊等性格特征具有传染性。如果领导者愿意更有建设性地倾听他人的意见,并勇于承认错误,那么整个团队就会产生奇妙的化学反应,提升“团队智商”。

冰岛队出人意料地在2016年取得成功后,许多评论员对教练海米尔·哈尔格里姆森脚踏实地的态度点头称道。他善于倾听和理解他人的观点,并努力在团队中培养这种氛围。

“对我们这样的队伍而言,团队建设是必须的,我们只有团结一致才能打败强队。”哈尔格里姆森告诉美国娱乐与体育节目电视网(ESPN)体育频道记者,“看看我们的团队,我们有在斯温西俱乐部效力的西古尔德森,他可能是我们当中最知名的球员,也是绿茵场上最刻苦的人。如果那家伙都十分努力,团队中还有谁会偷懒呢?”

首页 - http://gainrich-ic.com